首頁 > 品牌故事

唐朝暉丨這里的水飄在空中,風把霧從水里吹出來

發布時間:2020-3-30 10:12:37  瀏覽數:584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唐朝暉丨這里的水飄在空中,風把霧從水里吹出來

唐朝暉 漢森Hansen


彭貴銀講術挖野生天麻.mp3

(彭貴銀,1986年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彝良縣小草壩鄉小草壩村。)


       你開車,從北京出發,到湖南,經貴州入云南,到昭通是第五天的晚上。在昭通市區休整了三天,第四天早上出發,往彝良縣,傍晚到的小草壩鎮。彭貴銀是你在小草壩認識的第一位種天麻的農民,他住小草壩村。

       小草壩鎮上的主公路,隨山勢而行,近處是高山,遠處還是山。

       鎮上的路邊,有一石碑,寫“小草壩”字樣,按彭貴銀發過來的導航,你在石碑下左轉,離開集市,不到一百米,鎮上的店鋪、人聲、車輛,瞬間消失,在大山的主路上,只要拐個彎,就進了山。

       小草壩的村路正在修建中,泥巴水坑到處都是,鎮上的手機信號很正常,進了村子,手機信號消失了,電話打不通,網絡也沒了,山太多了。你問路邊的老鄉,好在鄉里鄉親的,大家都認識,老鄉用手一指,農場左邊有條路,往里走,你再問。

       問了三、四回。

       難怪出發前,彭貴銀堅持要到鎮上接你。你想有手機、有導航,不需要麻煩他們的。

       彭貴銀一直站在馬路邊等你。

       一排平房,朝南,水泥地的院子,長方形,與房子面積一樣大。

       彭貴銀推開房子東頭第一扇門,把你讓進家門。站在門口,你有些恍惚,這是深山里的農民住的房子嗎?——玻璃推拉門,地面是奶白色瓷磚,一塵不染,墻體通白,長沙發、電烤火爐、電視機,屋里的所有物件,都是新的,驚人的干凈整潔。

       你到小草壩一周了,沒看到過陽光照耀群山的模樣。這里的霧讓你終身不忘,一小團一小團,一大團一大團,小到一棟民居,大到把整座山、整個村子,全部籠罩起來,水霧時間長則一天,短則幾分鐘。你走到哪里,哪里都是霧,感覺水飄在空中,風把霧從水里吹出來,所有的植物都浸淫在水霧里,成為水的臣子,哪怕是一塊石頭,都是濕的。所見之地,到處是水和泥濘。

       和彭貴銀從天氣開始聊起,他說。

       我們這里三天兩頭地下雨,沒下雨,霧就會起來,站在家門口,經??床坏綄γ娴奈葑?,看不見對面的山。習慣了,也挺好的,不會影響心情。我們一年見到陽光的日子不到一百天,我們身上的濕氣都很重,習慣了這種濕氣,以前住房子不好,濕氣更重。我們吃天麻,吃姜,天麻去濕。

以前我們不種天麻,父輩們就上山挖野生天麻。

       春天,野生天麻長出小桿,混在雜草里。六、七月份,有了這桿,才能找到天麻。到十月份,沒桿了,父親就到曾經長桿的地方,再挖,還可能挖到天麻。父親他們一天最多可以采到十多斤天麻,一般就挖一斤左右,甚至一個都沒挖到的時候都有。

       山上的樹比現在多很多,也很高,比人還粗,從很遠的那條公路開始,一直到我們這里,還繼續往大山里走,林場很大,包括鹽津、大關、彝良好幾個縣,都屬于國家林場的。林場砍樹,與我們沒關系。2007年之后的三、四年,林場把樹給采伐了,山上就沒什么大樹了,現在種了很多小樹。

      挖天麻的人很多,大家從村子里出發,經過我們家門口,拐進上山的路。我們在山上采到天麻,是舍不得吃的,我們吃天麻桿。我們用刀把天麻剛長出的桿砍下來,生堆小火,烤熟了,很好吃的,桿子老了就不好吃了。

      我們喜歡跟大人去挖野天麻,身上都帶著刀。1998年,采天麻回來的路上,我的手給劃了一刀,父親從隨身的背袋里,撕一塊布,把我的手纏一下,血把布都染紅了,后來,自然好了,以前都這樣,不講究。

      父親挖回來的野天麻,洗白了,家里冷,燒煤火,就慢慢地把天麻烤干,出太陽的時候,拿到外面曬。

      九十年代,野生天麻賣得挺貴,二十塊錢一斤?,F在一般的天麻三、四十塊錢一斤,好的七十、八十元一斤。如果一堆天麻里,有大有小,尤其是小的多,價格就是二十多元錢一斤。之前的天麻不分級別,后來,天麻多了,麻農想著還是分個級別,就根據天麻大小、胖瘦,好看與不看,分為特技、一級、二級、三級、四級,剩下來的就是那些很小很小的天麻。

       我們種天麻是五月份和九月份,不種的季節,村里只有二十歲左右的人,才出去打工,大一點年紀的,家里沒錢投入、種不了天麻的人,就幫人種天麻,幫人購材料、挖天麻,他們也到大山里采竹筍,一天也可以賺大幾百塊錢。

       我們小草壩村,最多的姓只有兩家,一個就是我們彭家,另一個是楊家,他們是從廣東搬過來的,他們過來的時間與我們差不多。之前,這里應該沒人,如果有人,那之前的人去了哪里?我不知道。楊姓占村里三分之二的人還多,有五千多人。姓彭的,在小草壩村人不多,一千多人,剩余不多的村民有姓劉的,姓王的,姓李的,人數很少。

       小草壩村全部是漢族,小草壩鎮也只有幾戶人家是彝族,苗族有一戶,他是幫人來打工,后來就在小草壩扎根,住了下來。

(彭貴銀,1986年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彝良縣小草壩鄉小草壩村。)

〖文字&攝影丨唐朝暉,湖南湘鄉人,現居北京和西藏,中國作協會員,現為《西藏人文地理》雜志執行主編。出版有《折扇》《一個人的工廠》《通靈者》等圖書。作品發表于《十月》《天涯》《大家》《花城》等報刊?!?/span>

 

 

上一篇:唐朝暉丨吹著口哨上課的三位代課老師

下一篇:傅艦軍︱你說的豆沙關,其實是個美人關

   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    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傳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網監電子標識
現代高原植物藥,源自永孜堂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ocirhq.tw All Rights Reserved.
极速赛车的出号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