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品牌故事

李慧琴丨每一個自己都是一尊佛

發布時間:2020-3-27 16:26:19  瀏覽數:462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李慧琴丨每一個自己都是一尊佛

李慧琴 漢森Hansen

后來在小草壩的幾天里,我們向當地人探詢關于山上這座廟的情況,出乎意料,每個人的說法都不一樣。我們決定再次上山。

小草壩鎮平均海拔1710米,低緯度高海拔的高寒山區,全年氣候濕潤,大部分時間都是陰雨綿綿,不曾間斷,村子和大山,長期被大霧籠罩。

這天下午,太陽雖還是以云遮面,偶爾游伸出半個腦袋,但已經幫我們趕走了所有的雨霧團云,撩開了小鎮的神秘色彩。

層疊的山巒與飛流猛下的瀑布,真實地展現出那日我們沒有見到的氣勢,溪流之秀氣,則像細膩的女人,溫潤于山里的角角落落。

遠眺懸崖下望不見底的葳蕤叢林,我們不禁后怕起昨日的冒險。

繼續沿老線路,往深山盤旋,一房一佛一井一大樹,再次映入眼簾。大門開著,我們尋找開門的人。

一位老大爺,不知從哪兒突然出現,站在天井旁,氣定神閑地看著我們這群不速之客。

老人身形消瘦,一套簡樸的藏藍色工裝服,咖啡色毛線帽下,露出的白花花的鬢角,夾雜著幾絲黑發。臉型削長,鼻子高挺,眉下雙眼凹陷,五官竟然與此地神像有些相似。

他帶我們到燒著柴火的廚房,用方言詢問我們喝不喝開水。他氣息平穩,思維清晰,語速偏快。我們聲調奇怪地模仿著彝良方言開始交流。

聽這位老人熱情而又自然地講述著他與這座廟的故事。


“老一輩說,這是清朝前的廟,具體時間不清楚嘍,我們重修其中兩座廟的時候,已經被毀壞得只剩下地基。

“1995年,我49歲,集結了20多戶人家湊錢買材料,有鹽津人,彝良人,大關縣也有幾家,后生子女們出勞動力,零報酬,重建起來的,地基由林場免費提供。

“當時花的錢還是挺多的,我們認為該投錢就投錢嘛。

“我家住彝良縣兩河鄉,祖籍江西吉安府。從兩河鄉到南天門34公里,經常由我小孩騎摩托車送過來。

“我有五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大的兒子在昆明,其他幾個都在老家,老婆也在家里幫襯著,家人都挺支持我這份‘事業’。

“年輕的時候在農村,什么事情都干過,就是沒種過地。一般都是修電站,搞電廠之類的工作。

“我們有三個守廟人,另外兩個回家收莊稼去了。一個叫蔣青高,是我舅舅,在鹽津。一個叫高順金,也是鹽津人,我們廟里的文書,字寫得好,這些解簽書就是他抄的。只可惜老簽書的原本已經遺失,只剩這些手抄本。

“我叫郭思味。請你們一定要把舅舅排在最前面,尊卑有序嘛。

“還有六、七家的人,也偶爾會過來打理,主要以我們三人為首?!?/span>

老人告訴我們,這里是‘鴻天華堂’,也叫‘玉皇殿’,主要供奉地公地母。后門有條小路可以通往另一座廟,他剛才就是從那兒過來的。說著就帶我們穿過廚房旁的草蓬,往山頂走去。老人長年累月地往返,看似瘦弱的身軀,矯健有力,步伐之快,總在前面走走停停地等我們。

“道教是中華名族自己傳承下來的信仰,不像其他宗教都是外國傳進來的。這么多年來增加的居士不多,因為沒在村里傳道。我們認為要順其自然,不能勉強他人皈依,所以沒有得到很好的發揚。來這燒香拜佛的人也很少,除了觀音生日的時候,附近的村民或縣里來的人會聚集得多一些。

“廟山上的廟,幾乎不誦經,我們在鹽津縣的那幾座廟,每晚都有人誦《天皇地皇人皇經》。道教的派別,也不太清楚,但我們吃葷。

“上面這個是‘鴻道寶殿’,可以遠遠望見馬腦殼(朝天馬)山的側面輪廓,只是位置不那么好,在廟壩鎮能看到正面?!?/span>


廟的側面,有一個長方形小亭,朝背面的位置開兩個小窗口,里面放置了一個方形桌和幾把長條凳。三根柱子上分別印了‘南靝門’三個凸出的紅字,這兒就是觀賞朝天馬的地方。

鴻道寶殿右邊挨著‘三寶殿’,有三層,雖無縫連接,但一眼能看出是后來添砌的。兩房之間的墻面上,畫了幅山水畫,遠看,灰色水泥平房和淡黃色樓房像是被這張貼紙粘在了一起。為了增添生氣和恢宏,兩個寶殿門框兩邊分別畫了祥龍和松樹。大部分的窗戶都沒有裝玻璃,而是把塑料紙鋪在上面訂牢。

鴻道寶殿門前有個石頭砌的香火爐,前面是兩個簡陋的大水池,水池里留有一半不清澈的水,和一只小烏龜。

三寶殿的另一邊,一棟格格不入的土房子,房頂用兩根木架支撐著,似危樓。

繞到平房后面,沿階梯上到山頂十多米的距離,有一座叫‘經頂’的小殿。門庭入口兩尊守護神,一位手持寶劍,一位手持金剛杵,面露兇煞。門只用木閂輕輕地閂著,殿里供奉的規格和菩薩像與其它幾座廟堂都差不多。

在觀景亭左邊,有一棟帶陽臺的二層水泥樓房,門前的洗衣臺上零散地搭著幾根青菜葉。


“以前的菩薩都毀了,不知道他們原來的尊容,現在這些是我們請人專門塑的。

“我們自己動手建的水池,下面那個井蓋也是我們添的,不然總有一些蚊蟲飛進去。

“我們主要在南天門休息,種了一點菜,以前還養雞鴨,現在沒精力養嘍。

“那棟土房子是修這座廟的時候砌的,早沒人住了?!?/span>

老人從南天門,與我們同返玉皇殿,我們知道,他是在送行。

云霧稀稀落落地聚攏到遠處的山頭,蓋過山頂,像那日一般,欲慢慢地將我們包圍。

霧珠飄凌在臉上,不清楚它想讓我們感受的,是真實抑或幻境。

廟山的廟,每日在“仙氣”中修行心性,凈化靈魂。

二十年初心不改的老人們,時而是建筑者,時而是設計者,時而是守廟者。他們可能不清楚道教的具體教義,也不清楚死后的歸屬,甚至連供奉的菩薩都不能與佛教完全區分,但是這么多年從無到有,細心守護,不問緣果,足以純粹。

對于虔誠的理解,老人只告訴我們:“多做善事,終有善終?!?/span>

臨別,老人還說:“我們這座廟的附近,還有個吃素的廟,一些破損的石碑和石像,跟我們廟里的不一樣,你們過去瞧一瞧,也許,會更感興趣……”文字&攝影丨李慧琴

〖作者簡介:1987年5月出生,湖南湘陰人,現居長沙,自由職業?!?/span>

 

 

上一篇:唐朝暉丨這里的水飄在空中,風把霧從水里吹出來

下一篇:李慧琴丨神靈雖萌, 畏之則靈

   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    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傳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網監電子標識
現代高原植物藥,源自永孜堂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ocirhq.tw All Rights Reserved.
极速赛车的出号规律